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熟女  »  遇见了一个喷水女人

遇见了一个喷水女人

当时我在zz,在我经常出入的证券交易厅里
碰到了她。那时她年龄在40左右,大我一点,单身,属于风韵不减,姿色尚可
的类型。由于共同的兴趣(当然是股票和赚钱了)我们关系亲近起来。当时她
在我面前完全是个乖巧的小妹,我对她也无非份之想。经常一起吃饭喝酒或到
迪厅里疯疯,都很正常。
随着时间的推移,女人的(尤其是单身女人)弱点就都暴露出来了。无形
中她对我有了依赖性,炒股听我的,吃饭、玩都听我的,有时还会半夜给我打
电话,说是有内部消息要告诉我,其实就是为了说几句话而已。我知道问题復
杂了。
我一人在zz工作,家还都在内地,也乐于亲近女人。慢慢开始有了邪念。
聊天时离题的话多了,跳舞时搂得紧了,她都很乐意,有时聊天跑题比我跑的
还远。她反復说过,她不是一般的女人,她的性欲强到了与他发生性关系的男
人,都无法用性器满足她的程度,多数是靠手最后解决问题的。
正是这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奠定了我要将她搞到手的决心。我知道她有几
个不固定的性伴侣﹝是她主动说的﹞,我不在意这些,我的女人也不止一个呀
。我所在意的是她的性欲能强到什么程度和她所说的不一般是怎么个不一般。
第一次和她发生性关系是在她家里。当她沐浴后手提浴巾裸体从浴室出来
时,我才算欣赏到了她的全貌:身材一流,皮肤光亮,乳房适中,除了臀部已
经有了中年女人的下坠之外,还真是无可挑剔。
上床之后,我便开始眼手并用更仔细深入的了解她:浓密乌黑的阴毛无与
伦比,外阴和別的女人相比看不出有什么不同,乳房外型保持的不错,摸上去
有点松软了。相拥而卧,她的本性就暴露无遗了,确切的说是个十足的荡妇。
平时的矜持早已灰飞烟灭,身体和神情都充满了淫荡。
她动作迅速,效率极高。在我还沒有准备好时,她已经开始向我发动全面
进攻了,主攻方向当然是鸡鸡和卵卵,手口并用,一气呵成。我不敢夸她的手
艺多好,但她的专注和敬业(非金钱交易不该用此词)让我感动。
一阵过后,她要求我也为她服务,我沒有推辞(作为回报是应该的)。她
转过身把两个乳房顶在我的双膝上自己磨擦,要我用手指插她的阴道。盡管我
很不情愿,我还是做了。
撇开本狼的好与坏不说,单就女人的阴道来讲,我有自己独特的见解。阴
道是人类繁衍的重要“部门”,离开它还会有人类么?我们又是从哪里来到这
个让我们留恋的世界的?干什么都不能忘本呀!所以不论是和情人在一起还是
干鸡,我很少虐待她们的阴道。谨慎地表现出了我对它的崇敬。
我两个手指插入,里面水就不少了,她叫我再插入一个,我犹豫了一下还
是照办了,感觉里面好象还有空隙,她的扭动还在不断扩大着阴道的口径,这
让我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样的B还能用么?她拖长声音发出的哎哟声也
在强烈刺激着我,我在全力控制着自己兴奋的程度,不想很快就进入实战。
但很快她就来劲了,在我手指的刺激下,阴道里的水流了出来,顺腿淌着
,而且越淌越多,开始我并沒在意。但快到她的兴奋点时,她突然她转过身仰
坐在铺了四层的浴巾之上,拉住我的手叫我使劲插她,我还沒理解是怎么回事
,她就大叫起来,连声调都变了。
我感到阵阵激烈的阴道收缩紧勒我的手指,随之一股股热流喷洩而出,直
射我的手指。我都快惊呆了,还有这样的事?真是前所未闻。我对她本人和她
肉体的兴趣已经沒有了,更多的是想知道她的阴道的秘密。
几分钟后她恢復了正常,笑着对我说:知道我是什么样的女人了吧?我还
沒从惊愕中醒悟过来,用眼睛直直地看着她。
她又说:沒喷你脸上吧?
我……依旧愕然。
看到浴巾湿了一片,她把它抽出来扔到地下,回身扑到我的怀了,搂住我
亲吻着。看看怀里的她和已经软了的鸡鸡,我无话可说。刚才的那一幕就像是
魔术师在变戏法。
我有意无意又把手伸进了她的阴道里,里面还是水汪汪的。我问她:过去
都是这样吗?她答:以前不是这样的。是我来后,第一个让我体会到性高潮的
男人把我变成这样的。
我问:有多久了?只要做是不是都会喷水呀?
她说:不一定了,和他做时每次都会喷的,有次还喷到他的脸上和嘴里,
呵呵。她说完不好意思的往我怀里又钻了钻,把我搂得更紧了。
她接着又说:他的弟弟也不小,比原来我老公的大多了,可放进去还是沒
感觉,只觉得舒服,还沒有高潮,后来他就改为用手,记得第一次高潮来时喷
水就是用手做做出来的,以后就都是用手了。我们俩在一起快三年,他家里人
知道后鬧得很厉害,他只得原单位上班去了。
他再沒来过,我去北京看过他,不过从他离开我就再沒和他做过,见面就
是聊聊天,吃顿饭,各走各的路,感情上淡多了,我也想开了。我还是紧扣主
题,又问她:那后来的男人呢?
她说:以后的几个我感觉都不是太好,有的是碍不过面子,有的还是……
都时间不长就散了,他们用手做还可以,用弟弟做根本不行。我和你说过我不
是一般的女人,现在知道了吧?
我说:是呀,手知道了,鸡鸡还不知道呢。她明白了我的意思,抓住鸡鸡
开始撸动起来。
经过刚才的一番较量我有点胆怯,她不是说她性欲极强么,接着是不是还
有更激烈的战斗等着我呢?如果第一次上阵就当败将实在窝囊了。还是多了解
她一些,坚决要打有把握之仗吧。
我说:你还想要吗?有过连着高潮的事吗?
她说:你以为我现在会放过你吗?我这人是数量质量都要的人,不做则已
,要做就做好,做透。和你是第一次,有点放不开,以后可不许你笑我的,寂
寞的时候就想把你当情人,从今以后主动权就交给你了。
为了打破可能出现的僵局,我手又活动起来。她说等会儿,下床又拿了块
干净浴巾铺好,重新躺到我的怀里。我按刚才的程序开始第二个循环,一切如
旧,只是喷出的水比第一次少了,阴道的收缩也弱了一些,浴巾还是湿了一片。
当要开始第三个循环时,我把已经硬了鸡鸡塞进了她的嘴里,我也准备上
马驰骋了。前奏依旧,省略不表。
当她即将发作、需要更强烈刺激的时候,我从阴道里拔出手指,把鸡鸡塞
了进去,然后紧搂着她的屁股,舌头在她嘴里用力地搅动着;她已经来不及了
,使劲夹着我的鸡鸡,不停地起伏晃动着,脸上刻满了饥渴难熬而又急迫无奈
的表情。
我相信,女人在那个时候你满足了她,叫她做什么她都会答应的。女人这
种时候的表情我见过的多了,她下面喷水是和別的女人不一样,可脸的表情还
是一模一样的。
原本松弛的阴道我反而不觉得松了,肌肉的抽搐加上两腿的挤压,我那已
经勃起了半天都快等不及了的鸡鸡在里面感觉异常舒服,绝不比年轻的女孩子
的那里差。沒过一会儿,她甩头避开了我的亲吻,大声嚎叫起来。我知道她的
高潮又到了,我挺住鸡鸡安静下来,细品她那会喷水的小B带给我的快感。
在阵阵阴道的激烈抽搐中,股股热流迎鸡而来。躲是躲不掉了,我的阴毛
、卵卵和腿根缝里喷满了水;在她的阵缩中,我还想继续抽动鸡鸡舒服舒服,
谁知抽插已经很困难了。我不知道过去听说过的“锁阴”是怎么回事(医学称
阴道痉挛),但我知道,在水源充足时鸡鸡无法抽动怕是件怪事。
阵缩过后,我才又继续抽插起来。这时她的阴道又逐步恢復到了原来松弛
的状态,不过刚才那一阵也够刺激的,现在小B松紧已无所谓了,勐插了几下
也射了出来。
我现在还清楚的记得,那天我走时,地下丢了四条浴巾。临走时她送我下
楼,说:本来要请你去吃海鲜,给你补补,你急着要走,只好以后再请你了。
我逗她说:我要再不走,你还有劲送我下楼吗?你自己好好补补吧!下次
我再来別忘了多准备几条浴巾。说完我大笑着离开了她家。
【完】